我要走了 我必须要走了

没有目的地,没有方向,只有“走”这件事是肯定的,只有人文科技艺术白日梦。
我是一个浪荡,心也定不下的人。所以我走了,和所有来漂泊的人一样,刚来杭州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方向在哪里,未来在哪里,就吊着一颗心在打路灯探着路。

生活不总是无奈的没有方向的向前,其实时常一个暂停键就摆在面前。我思考了很久,犹豫了一段时间,还是选择按下了这个暂停键。再一次的,习惯性的,就这么跳出了自己的舒适圈。就像我永远无法适应银行职员的生活,我真的定不下来自己的心。





我在杭州的朋友要么是还在读书,要么是已经工作有了自己的家,他们都是以各式各样的稳定状态存在着。以前看到柴静说的“自由就是不稳定的状态”,总想那是思想上的变革和不稳定。未曾想,也不曾有机会和方向想,原来生活中的一切一切都会是这样一种不稳定的状态。这就是我一直在说的、在想的学生思维,我找到一部分的它了。

前两天看到了一片挺有意思的文章,里面有张金字塔图,一层一层的。最底层是基本生存需求,比如吃饭睡觉之类,往上走一点大致是安全感包含稳定的亲密关系性关系,再往上就是尊重一类的东西(从这一层开始我想已经会有不少人去放弃了),金字塔的最顶端才是实现人生价值一类很多人都不曾想的事。

我想,可能是我,可能是所有漂泊的人都在这一过程把金字塔倒立了。或许这才是不稳定状态的本质。

这种不稳定的实质,会在不经意的突然用心慌来提醒我。因为颠覆了人最根本的需求,所以也常常处于焦虑的状态,担心这不够好,担心那也不够好,想想很累,但其实也根本没做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和东西。因为事实上确实也不够好。偶尔,偶尔我也会用一个根本不在同一层次的标准去对比自己,知道不现实,但就是理想主义。





《飞人》,我也会是个飞人,我也正努力做个飞人。 
Default image
tshaveanidea
ts小站的拥有者
Articles: 121

Leave a Reply

%d bloggers like this: